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当下观察 >专访2018国庆视觉统筹 >

专访2018国庆视觉统筹

编按:本篇专访文章转载自「Taiwan ReDesign 台湾再设计」(以下简称TRD)。TRD近期统整2018年台湾设计界发生的数个大事件,并邀请其幕后人物,针对「设计与社会沟通」,提供社会看待设计的全新思维。本篇为「2018台湾设计事件统整」系列文章之一,图文经授权刊登。​

2018国庆主视觉从媒体大众一片譁然,到最后「逆转」成为大家口中的「最美的国庆主视觉」,TRD 邀请到这次的视觉统筹—叶忠宜,与他面对面挖掘这次国庆主视觉幕后的巧思与意外,同时也从中探讨:设计师要如何与社会大众沟通并做出创新的设计?我们该如何去定义台湾的设计语彙?

专访2018国庆视觉统筹

TRD(下称T):在做面对大众的设计时,创新的视觉往往会受到反弹,你觉得应该要怎幺去做出突破,并和大众沟通这样的创新?

叶忠宜(下称叶):大家常会觉得设计不是创作导向,就是商业导向,但所谓的商业导向在亚洲世界被误会得很严重。最早在讲设计沟通时,可能会追溯到包浩斯或更早一点的俄罗斯构成主义的时候;最早会觉得设计要为大众服务,是因为当时的艺术设计多半是为中高阶层的族群所服务的,但随着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兴起,就开始出现「这些工业产品应该是要为大众服务」的思维。但他们是基于设计师的专业,去思考社会大众需要什幺。但到现在变成是,设计师只聆听客户需要什幺,客户讲什幺他们就接受什幺,没有去思考设计的社会责任;像是建筑,如果只是满足建商和要住的人,那最后的街道市容就会变得很糟糕。

所以我想把「设计要为大众服务」回归到最原本,去为社会大众考量更多的状态。台湾这二三十年多数的设计就是落入了商业导向的思维,太侷限于客户的想法,导致很少有设计师去创造新的东西。为什幺我们会觉得欧洲的设计很前卫?这是因为这些东西早就融入他们的日常生活,设计师和整个社会都勇于创造新的东西。

日本的设计师水野学,就曾经提到说他觉得多数的市场调查其实没有用,因为市场调查常常就是提供四个旧有的选项,但大众不会主动去思考还有没有可能创新,所以就会只在这些选项中选一个他们觉得最好的;创新应该是设计师去做的事情。所以我在做设计的时候,不会完全只听大众的想法,只会做一个参考,然后试着去抛出一个颠覆他们想像的东西。

T:但有时候设计师想为社会大众、为客户考量更多面向时,往往会碰到对方不愿意沟通的情况,设计师该怎幺去为此作应对?

叶:我会讲说,不愿意沟通是已经被养成的陋习了。这整个社会其实很害怕去接受一些新的东西,像是国庆的合作硬体厂商,对于前两年国庆视觉为了因应新气象而硬体设备得做出几十年来的首次更新时,也会感到不知所措甚至是抗拒;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当要做出改变时,面对的挑战是更多部门和大众。

很多设计师会说,当他们想要做出新的改变时,业主会不愿意接受;但为什幺会不愿意接受?因为大部分的业主从来就不是会接触到艺文设计的族群,他们会用自己的想法去绑架设计师,当设计师选择妥协,做出来的东西就不会好;妥协久了,这些业主也更不会有机会接触到国外那样比较前卫的设计。

对于国庆来说,这是一个不分族群、不分年纪的设计,所以对我来说这是和全部大众做设计沟通的机会。但这个沟通,对我来说不是单方面倾听大众想要什幺东西,而是藉由这个机会,强迫让美感认知已经停滞很久的大众接触到非常前卫的设计,让整个社会消化;这样一来,未来他们在面对其他设计师要端出一个比较创新的设计时,他们也许就不会那幺抗拒。我是把自己放在像这样的社会角色。

T:这次国庆的主视觉在第一版平面 LOGO 释出的时候,引发了不少讨论,但在后续的动态视觉公布以后,扭转了大众与媒体的评价。想知道为什幺会採取逐步释出主视觉的策略?

叶:这其实是一个意外。原本是打算向苹果发表会那一样,是没有阶段性的,是会一次公布完整的动态主视觉;但因为粉专那里发生了预期之外的插曲,不小心公开了,而且公开的颜色版本还是错误的版本,所以让大家都不买单,就连教授视觉传达设计的老师,都跟我说连他也没办法理解这样的设计;因为这样的意外插曲,我也只好提前一个月,先公布正确版的 LOGO。

但即便公布了正确版的 LOGO,让设计圈买单了,多数人还是不买单的,进而产生了「难道设计专业依定要离大众这幺遥远吗?」的争议;争议性来了,也就引发了巨大的讨论,甚至连政论节目也开始在讨论设计。我就突然发现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太超乎寻常了,而且这样的曝光是我们没有花半毛钱,就让原本不会关注设计议题的大众都开始讨论了,就连来我这边打扫的阿姨都说:「原来这次国庆的主视觉是你设计的哦!」

我就意识到这会是一个转机,于是就去和团队的其他成员讨论,最后决定临机应变,不去找藉口解释这个意外而是统一口径,让阶段释出的主视觉化为一个解谜的过程;只是一个 LOGO 就可以让大家发挥这幺大的联想力,那我们就想接下来的阶段,应该也会让大家有更不一样的解图,同时也是在到国庆日当天的一个月的时间里,让大家觉得时时刻刻都有新的东西,达到延续讨论热度的效果。

而当 LOGO 开始动起来以后,对于动态视觉还不常见的台湾,一出现居然就出现在公部门、不分族群的设计中;我就在记者会当天听到记者私下讨论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LOGO 会动的。」可见这个视觉得到的反馈会很大,再后来,形象动画和动态牌楼就更进一步颠覆大家的想像。

T:你在这一个公关意外中,扮演了什幺样的角色?

叶:我觉得这考验了设计师在这个事件中,要介入到什幺样的程度。因为整个团队会有不同的分工,像是企划统筹、行政统筹或是公关统筹;当发生了这样的事件,做为视觉统筹,我观看的程度就必须和大家是一样层面的,要考虑的不再只是视觉好不好看、要不要坚持的问题而已,而是去思考:要怎幺做,要怎幺和其他伙伴配合,才能在这个危机中以最好的方式去执行。

其实设计一直都是没有变的,但最后媒体是用「逆转」来报导;可是逆转这件事情其实不成立,其实这只是根据实际状况,去做的柔性临机应变所产生的效果。设计师在这样的情况中,我觉得灵活度要够,就不能只纯粹用做设计的角度来看,也要和业主做有效的沟通。

T:你觉得经过这次国庆主视觉的突破,未来会产生什幺样的涟漪?

叶:我觉得这还是要看主事者,但如果明年的国庆主视觉也是採动态视觉的话,搞不好就会变成一个固定的模式,如果有一年变回平面式的识别,还会被觉得怎幺不做动态了。也有可能带动其他部门也都开始请设计师做动态视觉,如果真的变成这样,那台湾的设计就有机会走得比欧洲的设计还要前面。

T:公部门的视觉用色常常会被联想成政治的意图,这次主视觉用了六个特殊色,是一开始就计画好的吗?是否有考量过色彩运用可能被作文章?

叶:其实公部门根本无从判断美不美,他们最在意的还是政治敏感度,而色彩就是一个政治敏感度最高的要素。在过去,无论再怎幺避开,都会被做过多的政治联想;如果我们把彩虹的每一个颜色都拉出来讨论,其实都可以被联想成特定的政治立场,就连白色都会有问题;接下来可能就会想说,那乾脆让颜色缤纷一点好了,但即便这样,也会有人去比较哪种颜色用的比较多。

所以我就想,既然这次做的是动态视觉,所以我也让平面版的 LOGO 是可变式的,在不同形式的设计应用上会有五种变化,像是旗子也会每一支都是不同的颜色,让一开始针对 LOGO 的用色去做特定的政治解读的人,到后来那些既定推论就根本不成立。

专访2018国庆视觉统筹专访2018国庆视觉统筹专访2018国庆视觉统筹T:这一次国庆的主视觉导入了标準字「翔鹤黑体」,在各式各样的设计应用上都可以看见它。想请教选择使用这一套字型背后的策略?同时,在少数的几个地方(像是邀请卡)仍可以看见书法楷体的运用,为什幺这些地方使用的就不是翔鹤黑体了呢?

叶:会想要导入识别字体,是因为在台湾,导入识别字体就连在企业间都是很难得的事情,更别说是公部门;所以如果这一次是由公部门带头做到这件事情,那引发的效益会更大。所以我从矿泉水的成分,或是高铁的纸巾,到手册,只要是跟国庆露出有关的,通通都是用这套翔鹤黑体来做。

然后我就跑去和蒙纳的字体设计师许瀚文讨论有没有合适的字体,刚好小林章先生正準备要推出这套翔鹤黑体,所以我就跟他说:没有比这一次国庆更好的使用时机了,于是就促成了这次的合作。一般来说很多黑体的辨识性和可读性是拉很开的,但这套字体找到了中间的平衡,兼具识别性与可读性。

虽然全部都导入这套识别字体了,但就像一本杂誌不可能整本都用同一套字型,还是会有一些需要装饰、增加版面节奏感的地方,所以大家会好奇为什幺会导入书法字体,其实并不是官方比较倾向接受书法字体什幺的,也不是说用书法字体就一定会很老气,每套字体都还是有它适合使用的情境。它还是有它给人的庄重感觉。

专访2018国庆视觉统筹专访2018国庆视觉统筹专访2018国庆视觉统筹T:这次就连罗马办事处的国庆蛋糕都运用上了主视觉,可以发现这一次的主视觉应用规划得很完整,公部门也有去做跨部门的整合。

叶:这其实我看到的时候也觉得蛮意外的。但当初在做这次国庆的 LOGO,其实我就是当作一个完整的企业识别系统来做。大家最后应该都有看到,所有的文宣品都是很完整的应用;政府也一直被民众狂打电话问说那些文宣品可不可以索取,这对他们而言也都是出乎意料的结果。

我原先的设想就是希望它简单到一般的人都可以去应用,也就是它不会那幺难画,像是我还看到有一个乐高俱乐部还用乐高去拼凑出国庆 LOGO 的样子,所以这次主视觉影响的层面是很全面性的;但如果把这个 LOGO 做得太複杂,一般人就没办法去参与这个过程。

专访2018国庆视觉统筹T:最后想请教,近几年来越来越多设计师开始在思考「什幺是属于台湾的设计风格?」常被提出来做代表的设计师有刘开、何佳兴、廖小子等人。你是否有想过要怎幺去界定台湾的设计风格?

叶:我们试想一下台湾的设计风格,在十年前、三十年前、一百年前,如果真的去调阅历史资料的话,你会发现每一个阶段的台湾风格都差异很大,但你能说哪一个不算是台湾的设计风格吗?这些设计都是确实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只不过是随着时间,慢慢转变成另外一个符号了,但也许在日后的哪一天,它又会被设计师善加利用。

像是我们现在所认知到的荷兰设计,这样的视觉元素在一百年前可能完全看不到,但是因为这样的设计在这一百年之间被创造出来,开始被大量创造与使用,就逐渐形成了一个风格。这有点像是地标,以台北来说,很多人会提到台北 101,但 101 也是在被建造出来以后才成为地标的。

很多人会觉得要找到本土的设计元素,就是要继承过去的文化元素,但我觉得那只是寻找灵感的一种方式,每个设计师的处理手法本来就不一样。很多人说台湾的文化很多元,也一直都会有新的异文化进入台湾,无论是新移民还是留学归国,当这些异文化在台湾这片土地发生时,一定会和本土元素结合,也就会成为一种台湾的符号。所以除了继承过去,我们也可以选择创造新的语彙,因为对我来说,只要发生在台湾这片土地上的设计,都是很道地本土的台湾设计,而且它们也会一直进一步衍生出新的可能性。我会是用这样比较广义开放的态度来思考台湾的设计风格。

专访2018国庆视觉统筹

叶忠宜

毕业于京都造形艺术大学研究所。现为平面设计工作室「卵形 oval-graphic」负责人、交通大学应用艺术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统筹製作字体设计专业杂誌《TYPOGRAPHY 字誌》至今,并与城邦脸谱出版社共同策画设计教育书系《Zeitgeist》,陆续引进国外平面设计经典/实用着作,目前已出版有《图解欧文字体排印学》、《文字排印设计系统》、《Emil Ruder:本质》。曾获 shopping design Taiwan design best 100 年度设计师&年度最佳设计、以及 Lavie 2017 creative awards 最佳创意新星。设计作品曾获金点奖标章,入选 Tokyo TDC、布鲁诺国际双年展、莫斯科国际平面设计双年展金峰奖。

2018 国庆视觉设计团队

识别设计

艺术总监:卵形・叶忠宜 
企划统筹:杨森 Sam Shen Yang
执行设计:吴怡葶 Zora Wu、叶庭语 Ting Yu Yeh
助理设计:杨诗敏

动画设计

Production & Design DEPT.:二栖设计 27Design
Director:林呈轩 Persie Lin
Producer:蓝庭筠 Misy Tinyun Lan
Designer:陈芊涵 Qian-Han Chen、林呈轩 Persie Lin
Animator:陈柏尹 Bruce Chen、郑渊升 Ayuan Zheng
Music & Sound Production:WinSound Studio 纹声音乐
Original Music:林孝亲 Hsiao-Chin Lin、林思妤 Szu-Yu Lin
Sound Design:林孝亲 Hsiao-Chin Lin、林思妤 Szu-Yu Lin
Score Mixer & Dubbing Mixer:林孝亲 Hsiao-Chin Lin

牌楼动画

Director:林呈轩 Persie Lin、邱董 Cu Down(回顾动画导演)

特别感谢

文宣文案:黄甦俞 Suyu Huang
动画文案:彭维昭 Nina Peng、姚资竑 Tzu-Hung Yao

关于「Taiwan ReDesign 台湾再设计」

「Taiwan ReDesign 台湾再设计」是一个以「创造社会对于设计的大规模讨论」为目标的平台,从 2016 年的高铁票设计事件开始,不断透过举办讲座、活动等方式,倡议思考「设计」与公民政治之间的关係,相信「设计」除了透过专业解决问题外,更应该积极参与社会议论,寻求推动社会正向发展的一切可能契机。

上一篇:
下一篇:

(☆_☆)或许您对这些相关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