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下载方面 >【独家】国人自我增值 朝高技术前进 淘汰无技人力告别外劳 >

【独家】国人自我增值 朝高技术前进 淘汰无技人力告别外劳

【独家】国人自我增值 朝高技术前进 淘汰无技人力告别外劳

工业4.0 离不开工业机械人,据知,一个机械手臂平均可以取代4至5 个人力。


不必要的无技术人力(多数外劳)将被淘汰,这已免不了,对此,欠缺高技术或不进取的国人或有其担忧的理由,但对于不认同外劳人口泛滥的国人及有进取心的国人来说,工业4.0 其实可以是好事。

说到进取,培训方面可向人力资源部旗下的技能发展基金,申请培训拨款。技术软件的辅助,则正式向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MIDA)申请补贴。

只要国人懂得自我增值及接受再培训,不仅能提升个人职场能力,整体就业格局及经济表现,都会提升至另一层次。

不少人对工业4.0 后的就业市场持负面看法,槟州消费人协会主席莫哈末依里斯就表示,它会带来许多负面效果,包括对传统知识和技术的影响,尤其是自动化造成失业和各行各业的裁员。

自从自动化及工业4.0 盛行,许多传统工匠、纺织工、首饰匠、收费站收银员、电话接线员、邮递员、保险代理、银行出纳员和工人已消失,给电子付款系统取代了。


不过,曾有业界专才指出,会被裁或被调去其他职岗的,将是那些一直像机械人般做重复工作的人,例如厂工。

其实,问题在于不少我国工业其实还停留在工业2.0阶段,此外,越来越多厂商把生产线迁到国外,这样的局面是,我们不但无法在技术上与强国并驾齐驱,更因本身的生产线外移,导致国内工业裹足不前,业界表现高不成低不就。

【独家】国人自我增值 朝高技术前进 淘汰无技人力告别外劳 槟州消费人协会主席莫哈末依里斯

提升职场人力格局 

询及大量裁员这样的风险,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经济系教授连慧惠教授答复令人担心: 我希望不会,但有这个风险。

她说,其实企业不一定要把生产线外移,因为工业4.0下,人力生产可由机器取代,而所淘汰的人力则多数是无技术的外籍劳工,所以不见得是坏事。

“所谓被取代,其实是不需要那幺多外劳,本地人则应朝更高技术的发展前进,这样才能提升我国职场上的人力格局。”

连慧惠是国内少数的华裔前沿研究员,她表示,人类具备调适能力,这也是为何人类经历3次的工业革命以来,都不会面对太大的失业浪潮。

惟她建议,当工业4.0使业界竞争较过去更国际化之际,教育部也应进行相应配合,如科系上的更新、教学内容的调整等。据了解,工业4.0 “始祖”德国,而德国教育部就配合培训工业转型所需人力。

【独家】国人自我增值 朝高技术前进 淘汰无技人力告别外劳 槟州技术发展中心总执行长莫哈末阿里

教育培训新技能职场    青年须掌握创新能力

槟州技术发展中心总执行长莫哈末阿里则认为,工业4.0只会淘汰不必要的无技术人力(多数外劳)。

他指出,只要国人懂自我增值,不仅提升个人职场能力,整体就业格局及经济表现都会提升至另一层次。

无独有偶,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在2014年的咨询报告书《未来就业》就预测,未来有65%人从事今天还不存在的新工作。这也意味着工作也不停在变,因此,失业问题存在与否的关键在于个人是否能掌握新技能,这就要看教育制度的培训了。

我国得鼓励更多青年投身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物联网及相关行业及培训中。由于技术变化真的太快,年轻人须得具备快速学习和适应新环境的能力,以及创新能力。

【独家】国人自我增值 朝高技术前进 淘汰无技人力告别外劳

1800人上工业4.0课程

提到人才和人力,目前我国有1800人接受工业4.0技能课程的培训,但这只占我国劳动力市场900万人的不到1%,而其中也只有300到400家公司的员工参与。

政府也和私人界合作培训人才,Knowledgecom私人有限公司去年初开始,与11个州的州技能中心、工艺学院和大学合作办针对工业4.0的“下一代劳动力”(NECT-Gen)课程,开放给公众包括在职者和大学生申读,获人力资源部支持。

参与者可从五大技能课程中作出选择,分别是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网络安全和知识工作自动化(垂直整合)。 其中,最多人选物联网(22.8%),其次是大数据(21.7%)、网络安全(20.5%)、知识工作自动化(19.6%)和云计算(15.4%)。

这五大技能都是我国工业4.0的9大技术支柱中的重点技能,9大技术支柱分别是工业物联网、云计算、工业机器人、3D打印、网络安全、扩增实境、知识工作自动化、大数据和分析和供应链。

政府料将在5月公布的工业4.0大蓝图,将新增2 支柱,使工业4.0大蓝图达到11个支柱,新增2大支柱分别是新商业模式和人工智慧。

【独家】国人自我增值 朝高技术前进 淘汰无技人力告别外劳 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经济系教授连慧惠

零故障零忧患 高科技减成本   强国凌驾下也能获益

工业4.0于2015年被德国拟定为国家级战略,与此同时,美国也提出了“工业互联网”的工业发展战略,而中国则有本身的“中国制造2025”,中德之间更就这股浪潮进行紧密合作。

问题来了,当世界强国都比我国更早投入工业4.0,我们还能在市场中分得到一杯羹吗?

工业须得重新定位

连慧惠表示,如果能在这工业大环境中享有大国的技术自然获益,其中尖端技术下的零故障、零忧患、零意外,都是减低成本的方式,那幺我国工业也能获益。这还不包括所省下的不必要的劳力成本。

不过,她提醒,本地工业还是须得重新定位,否则“人有我有”下,我国工业不见得获益。

“就看看我们能提供什幺是外国没有的?还得回到我们的强项,比如我国的天然资源就是他国没有的,这就是我们的优势与卖点,我国企业值得加以发挥。”

她举例,咖哩角在我国很普遍,但在国外却因少见而十分火红;中国有一间卖咖哩角的店甚至常见人龙。显然,我国应想想如何善用别人没有的天然资源,使它更有附加价值。

“我们能否以独有的资源开发别人没有的产品?”

她也建议我国工业界不要再做代工性质的业务,因为这很容易被技术取代,反观研发及创意领域是可以考虑的领域。

【独家】国人自我增值 朝高技术前进 淘汰无技人力告别外劳 霹雳机械厂商公会总务陈融陞

霹19%业界无4.0概念

对根据大马厂商联合会-大马经济研究院在2016年的调研数据,41%制造业者对工业4.0“半知半解”,28%业者需要更多相关讯息,而19%业者完全没有工业4.0概念,听来煞是吓人。

听听这例子,霹雳机械厂商公会总务陈融陞去年12 月向《》记者指出,由于霹州较多制造业与机械加工业,短期内少有业务需要达致工业4.0,会员基于改革成本考量(资金成本果然是局限之一),并没选择踏出转型路。

他曾协助在会员群组中咨询此课题,但没有会员表示已改革,他所认识的同行中亦没人已步入工业4.0阶段。

他在回应之前一周前往槟城聆听MIDA座谈会,与公会槟城的理事曾交流,但对方也指槟城转型者为数不多,主要涉及电子企业。

此外,霹雳中华总商会总秘书拿督吴玉仁受询时也表示,工业4.0对霹雳州而言十分新颖,他不适合在不了解之下作出评论,但霹中总将由总会长拿督刘瑞裕的带领下,2018年4月组团赴德国考察。

【独家】国人自我增值 朝高技术前进 淘汰无技人力告别外劳

报道:黎添华、司徒哲阳

报道:黎添华、司徒哲阳

上一篇:
下一篇:

(☆_☆)或许您对这些相关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