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小米时代 >想起北投温泉,以及一些文学地景 >

想起北投温泉,以及一些文学地景

想起北投温泉,以及一些文学地景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立即试读

不知道有没有人统计过,因为文学地景而成为观光景点的地方有多少?我说的是像川端康成《雪国》的越后汤泽之旅那样的行程,更不用提电影带动的地区观光热潮,例如《悲情城市》之于九份;《海角七号》之于恆春。或者低调走访,个人行动,像循卜洛克笔下马修.史卡德每天报到的咖啡店、酒吧走一遍纽约,也算。

很多地点因电影或文学而成为朝圣所在,为地方带来繁华或纷乱,其中利弊先不管,能因作品而认识地方,总是好事。文建会曾推出《文学地景》系列,依小说、散文、诗分册,推广地誌文学,这个构想很好,希望有更多类似选集,更希望台湾各地区都有地誌文学选集,结合导览,化为观光资源。例如:「地誌文学系列.南投」、「地誌文学系列.罗东」等等。各市镇观光手册也可以做得很文学啊。

我在冬夜胡思乱想。再怎幺想,那是政府和檯面上大人物的事,我只想也只能做的,就是阅读,做笔记,把在文学作品看到的,台湾各地的风光人情地景,笔记下来,与读友分享。

比起旅游文学所描述的地景,我更喜欢阅读作家写家乡或成长时地的述往追忆,里面有人情的互动,与土地的相处,以及成长的印记。黄春明的宜兰,锺理和的美浓,七等生的通霄,李昂的鹿港,萧丽红的盐水,吴晟在浊水溪畔,夏曼;蓝波安在兰屿…..甚至,小至一条街:房慧真与晋江街,杨佳娴与云和街。文学与地理,互放交会的光亮,照耀在台湾文学史册里,多幺美好的阅读感觉。

地誌文学充满魔力与魅力,作家的文笔魅力召唤你阅读作品,文字的魔力吸引你走访书中场景,即使不能立即化为行动,有朝一日,踏上作家笔下描绘的土地,自有一分领会。

地誌文学以城镇山川等地理和风物文化等生活叙述为素材,散发出迷人风味,作家将对故乡的感情化为文字,藉着文字的书写,记录同一地方不同时代的不同风貌。地方誌虽也记录这些,但读来终嫌枯燥,不如从蕴含情感的文学作品下手。我想,我奉《山风海雨》为台湾散文第一级的经典,多少也是因为杨牧的文字传导出这种氛围吧。

于是,我又翻开读过好几回的《温泉洗去我们的忧伤》,翻开北投的那几章节。随着郝誉翔的文字,神游神秘的、暧昧的、沧桑的、面貌繁複多变的北投。书中有一篇与书名同名的<温泉洗去我们的忧伤>,我特别喜欢。这篇以吕赫若日记提及他常去洗温泉一事开头,藉以对比北投曾经的繁华与日后的衰颓,并回眸伴随她成长的北投当时沈寂灰扑的过气模样。

在二战期间,死亡的阴影,皇民化运动的肃杀,洗温泉成为作家吕赫若的情绪出口,温泉,郝誉翔写道,「宛如母亲的乳汁,抚慰着那些受殖民者压迫而不安焦躁的魂魄,也洗去了大地上战火撒下的灰烬,以及层层积累在人们内心深处的忧伤。」篇名/书名便源自于此。

相对之下,郝誉翔并未感受到洗温泉带来的抒解,因为她成长的一九七、八○年代,北投因废娼而没落,多数温泉旅馆大门深锁,锁头生绣,地(热)狱谷关闭,公园罕有人迹,整座城市鬼气森森,彷佛被遗忘了。

郝誉翔转述听闻而来的旧日北投,描述当时眼见的北投,写北投臭水四溢的夜市,夜市里弄蛇,脱衣舞表演的卖药班子,写山林间隐隐可见的温泉酒家,写街头贩卖的食物,街道上的住宅商店,大度路的飙车的狂乱盛况,收容她不安灵魂的山林……种种地理景象,与不甚快乐的成长经验交错,地景与心境融合在文笔里,产生迷离的、凄美的感觉。

为了多了解北投,我在二手书店买了许阳明《女巫之汤:北投温泉乡重建笔记》,纸上漫游,决定等天气好转,再踏勘北投。

上一篇:
下一篇:

(☆_☆)或许您对这些相关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