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小米时代 >【独家】国库控股功过受评定 >

【独家】国库控股功过受评定

【独家】国库控股功过受评定

国库控股(Khazanah)近期成为热门字眼之一,除了早前董事部全员辞职外,在最近红火的《鲸吞亿万》也被提到,作为大马主权财富基金的国库控股,在行事操作上非常专业,让刘特佐无法从中“捞一笔”。


不过,这家主权基金成为茶余饭后话题,也因为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爆料,说在印度内衣零售商Zivame的8000万令吉的投资被注销,而另一项高达30亿令吉通过私人股权收购一家银行的投资项目,最后也被注销。

有人认为,国库控股被前朝政府“利用”,以诱人的薪酬配套,奖赏政客和维持裙带关系的工具。

如今,这家主权基金的素质水平到哪里?是不是已经名存实亡?《》为你剖析这个敏感课题。

【独家】国库控股功过受评定

主权基金涉国家财富利益
政府应否插一脚?


国家的财富除了依靠国内经济和贸易推动,也需要政府成立一项庞大的投资基金,为国家财富增值和壮大规模,从而加强经济和货币实力。

这就是主权基金的关键角色,但作为政府旗下机构,这是否表明政治的介入是必须的呢?

相对于其他发达国家拥有数个主权基金,我国只有一家,即国库控股。

比起国内其他基金如雇员公积金局(EPF)等,国库控股能从事回酬风险较高的项目,那偶尔一两项的投资失利,是否属于不正常?

成立于1994年6月的国库控股(Khazanah),源自于阿拉伯语,意思为“宝藏”,当时,是由时任副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安华创设。

随后,前首相敦阿都拉宣布,将财长机构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转入国库控股,并且展开国外投资活动。

现使用的标志设计概念,是来自马来传统珠宝盒(cembul)外形,代表作为国家资产受托单位;绿色线条纵横交错,寓意投资于多个行业和区域,反映新投资策略的催化角色。

【独家】国库控股功过受评定 马来传统珠宝盒是国库控股标志的设计原型。(照片来源:国家图书馆)

资产值增长逊股市

在资产表现,若与富时隆综指在同期比较,国库控股的表现显稍微逊色。

据2017年年报,2004年至今,国库控股的实际资产价值(RAV)规模,从509亿令吉,增加至1572亿令吉。

规模排19

据挪威央行投资管理公司数据,国库控股在2016年主权基金规模排名,以349.5亿美元(1447.8亿令吉)位居第19。

从至去年杪,综指的年均复增(CAGR)达9.7%,而国库控股的净价值(NWA)录得9.6%,稍微落后大市。

该机构副董事经理兼投资主管拿督斯里阿兹米尔扎鲁丁早前坦言,自2014年以来的回酬率皆低于10%,且政府已超过10年未注资入国库控股。

国库控股状况:

重组:

实际资产价值(RAV)规模:1572亿令吉

截至2017年杪年均复增:9.7%

【独家】国库控股功过受评定

话题一:表现落后马股大市?

国库控股的年均复增9.6%表现是否亮眼?Areca资本总执行长黄德明在接受《》电访时提到,这表现要按照两种情况看待。

“如果9.6%这个数字,纳入了以国家利益为出发点进行的收购或入资行动,这结果可以说是很好的。”

身为马航的大股东,国库控股曾在2014年8月杪,宣布60亿令吉私有化马航的重组计划,拯救这家以马来西亚为名的大型航空公司。

然而,若该年均复增已排除这“拯救国企”活动,这个成绩可说是平淡无奇。他补充,上述看法必须建立在“9.6%”是真实数据。国库控股的2017年表现,是在今年1月公布。

同时接受专访的达投资管理投资总监朱瑞麒,以及辉立资产管理公司投资总监洪国兴,也认为国库控股的表现处在良好水平上。

【独家】国库控股功过受评定 Areca资本总执行长黄德明

整体投资组合良好

在评论国库控股的投资表现上,黄德明认为,民众不能只拿部分项目来判断整体表现,因为基金表现必须以整体投资组合衡量。

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在8月初揭露,国库控股注销8000万令吉的内衣裤零售商投资,也注销以私募基金收购一家银行的30亿令吉投资。

这消息引发市场质疑相关投资策略,是否存有瑕疵甚至新政府有意要“拨乱反正”。

掌管超过7亿令吉投资资产的黄德明指出,每一个基金都必须管理投资组合,即建立一个获利项目多过亏损项目的组合。

即使有管理,组合里还是同时会有赚钱与亏本的项目。

“不是所有(投资项目)都会成功的,只要成功的投资项目规模,大于亏损项目总额,比如说(获利项目比重)达70%,这就属于好的投资组合。”

他补充,按照国库控股的年均复增表现,其投资组合属于良好。而且,国库控股的投资组合多元化,这能减轻投资风险。

话题二:政治参与是否必然?

有专家认为,政治因素拖累国库控股迈向顶尖基金的步伐。

首相敦马哈迪指国库控股已乖离当初成立的目的,成为前朝政府通过委任职务及以诱人薪酬配套,奖赏政治人物和非专业人士的方便工具。财政部长林冠英则指责纳吉动用该基金替1MDB还债。

这些言论,促使今年7月的国库控股董事部成员总辞,包括自2004年起担任董事经理的丹斯里阿兹曼莫达,并由公积金局总执行长拿督沙里尔立查接任。

至于马哈迪,则出任董事主席,另委任4名新董事,包括阿兹敏。

在黄德明眼里,主权财富基金的角色,对一个国家来说至关重要,即负责增持国家财富,也必须捍卫国家利益。

换言之,若政府要通过主权基金重点维护国家利益,间接能达到财富扩张,政府介入的情况还是可以接受的。

“主权基金不能只专注扩张基金,而忽略了国家利益。好比如基金经理必须兼顾投资组合表现和客户的利益需求。”

他补充,政府是代表国家行事,加入管理层或董事部的做法还可以接受,但政党势力的介入是不允许的,投资策略不能含有任何裙带主义和官商勾结的因素。

【独家】国库控股功过受评定

官联风气非朝夕可除

朱瑞麒认为,国库控股早前董事部总辞,是出乎预料且不寻常,不过投资界对此并不担忧,且认为官联风气无法短时间内除去。

“我们可以理解首相和部长担任董事,但这作风已经在官联公司和机构存在几十年,我们不认为这风气能够在一朝一夕改变。”

【独家】国库控股功过受评定 达投资管理投资总监朱瑞麒

“如果你用国外的标准(主权基金独立操作)来衡量国库控股,得出来的结果肯定不一样。但你要用大马的现况来考究才合理。”

当然,他也认同主权基金必须朝向更独立和专业操作发展,但这不能短时间内彻底实现。

由于新政府上任不到半年,朱瑞麒认无法评论新团队作风,不过,相信新血能够带来新风气和表现,看好未来发展。

【独家】国库控股功过受评定 辉立资产管理公司投资总监洪国兴

专业至上才能杰出

洪国兴指出,国库控股董事部大换血能带否来改变,但目前尚早判定这是改善的起步还是恶化的序曲。

对于政府是否应该插手国库控股,洪国兴提到,这好比如一家公司的董事,是否能够接纳创办人或最大股东的家庭成员,过分站在自身利益着想?这只会祸害基金表现。

他说到,国库控股过去受到间接的政治影响,因此,目前是时候逐步摆脱政治势力。

“政府可以参与(基金投资决策),但不是‘必须介入’。主权基金关乎专业操作,如果政治势力过大,那会影响投资的专业性和独立性,甚至导致专业人士流失。”

明日预告:全球各大主权基金比一比

独家报道:刘颖证

独家报道:刘颖证

上一篇:
下一篇:

(☆_☆)或许您对这些相关文章感兴趣: